探访河北在京首个家政服务员培训输出基地

2019-10-18 16:43

  “金牌月嫂25800元以上”,“提前半年预订”近日,央视一期关于月嫂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。不但薪资高昂,而且“越贵的反而越难找”,以月嫂为代表的家政服务行业时常陷入“有订单、没人干”的境地。

  据了解,北京家政市场上的劳务人员以河北输出居多。为更顺畅地对接市场,河北在京设立了首个家政服务员培训输出基地。目前,基地正紧张地从事着各项认定工作,一个京津冀家庭服务业综合体渐成规模。

  风暖天蓝,春光正好。西四环双林东路旁,一座三层小楼伫立在静谧的院落之中。它虽“门脸”不大,内里却别有乾坤,接待室、培训室、多功能对接大厅等一应俱全。

  作为河北省在北京设立的首个家政养老行业人才培训输出基地,这座小楼可谓肩负着多重使命。基地负责人张文杰介绍,由于距离较近,生活饮食差别小,河北家政服务人员外出工作的话,首选是到北京。据粗略统计,北京家政市场上的河北服务人员占比超过三分之一。

  以往,如此庞大的输出力量基本处于“各自为政”的零散状态,培训机构、家政公司自行与北京市场对接,不成体系且难于管理。北京家政公司还常常需要派人到河北、山西等地招聘家政服务员,成本也十分高昂。

  张文杰表示,基于这种状况,在京津冀一体化前提下,作为劳务输出大省,河北人社部门便决定在北京开设家政服务员培训输出基地,整合河北培训、家政资源,统一向北京输出家政服务人员。为北京市场提供稳定合格劳动力的同时,带动自身就业,形成双赢。

  “比如河北的培训机构带着家政服务员过来了,可以住在基地,北京的用人单位到这儿来就能方便地进行劳务对接工作。”据介绍,基地自去年八月运行以来,已累计举办了5场双选对接会。而到本月底,基地将完成所有认定程序。届时省会石家庄的20余家人力部门定点家政培训机构所培训的家政服务员,都要通过基地平台进行劳务输出。

  除了为用工双方提供便捷的劳动力对接平台,基地还围绕北京用工市场,起到及时反馈客户需求的作用。“在日常教学中,培训机构需要与时俱进地更新课件、对接师资等。通过基地,我们组织河北的培训机构、企业与北京用人单位互相交流,每个月开两次交流会,就像在河北与北京之间架起了一座业务方面的桥梁。”张文杰笑言,这种交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“只有跟市场紧密结合,课程方向随时调整,我们培训出来的学员才更有竞争力,就像为北京客户个性定制的一样。”

  那么,根据北京这一“目标市场”的需求,培训机构得到了怎样的反馈呢?最令张文杰感慨的是,伴随行业飞速发展,家政服务员再不是以往技术含量低、家庭妇女出来随便就能做的工作了。作为河北福嫂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,他通过与大量一线客户接触,总结出家政市场的两方面变化专业程度高、内容越来越细分。

  “比如现在对育婴师的要求,早就不是说看好孩子别磕碰,喂他吃饱了就行。”张文杰介绍,客户往往要求服务人员会做专业的辅食,还得懂早教知识。细致到了解0至3个月、3至6个月的孩子应该知道哪些形状大小颜色标准很高。

  而找保姆,做家务的和照顾老人的,要求又完全不同。有的客户专门提出,家政服务员需要做饭做得好,甚至会照顾糖尿病人的饮食等。曾有一位从小学英语老师转行家政服务的宋女士,年轻且学历过关,但当她面对一份北京高端客户服务工作时,仍显得力不从心:客户家中冰箱里的食材她有的都没见过,不知如何烹煮,客户众多服饰也不知如何保养打理

  基于这些现实,培训机构应时而动。以福嫂公司旗下的华珂培训学校为例,就设置了儿童早教教室、辅食实操间、中西式烹调实操间以及学员进入客户家中的情景模拟教室等,对学员进行家务、营养餐、月子餐、保健知识等“模块化”的培训。

  不仅如此,培训机构还瞄准目前尚显“小众”的领域发力。“比如我们最近就在跟台湾的几个机构对接,想引进他们的一部分课程甚至是家政人员。还有面向外籍人员的服务工作我们也一直想做,等到基地完成所有认定程序后,会进一步落地。”张文杰扳着手指一一列举高端家政服务人员的质素,“像是专业西餐制作、衣橱整理等,还需要会说英语,至少达到大专学历等,这种家政人才的年薪可以达到20万元左右。”

  而在对家政服务人员要求提升的同时,据张文杰观察,客户往往也表现出“求贤若渴”的态度只要服务能够令我满意,薪金方面不是问题,而且越来越尊重与认可家政服务人员的工作。“并不像以前,觉得是自己雇了一个佣人,就可以随意使唤。家政服务员技能过关,跟客户相处得好,甚至会被客户视作家庭成员,有时候还会被哄着工作,社会地位是有显著提升的。”

  本月初,商务部会同发改委等部门研究起草了《关于建立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的指导意见》(征求意见稿),并进入为期20天的公开征求意见期。《意见稿》透露,我国将建立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,同时建立家政服务领域守信主体“红名单”和失信惩戒“黑名单”制度,为消费者选择提供参考。

  而关于诚信体系建设,同样是基地承担的一项重要功能。在这方面,基地与整个行业的考虑不谋而合。“目前我们的感受是,家政行业总体还是缺人的,育婴、养老、保姆这些服务人员,基本上有多少市场就要多少。”张文杰表示,近年来,一些保姆虐待老人、儿童事件频发,严重损害家政业整体形象。部分家政企业虚假宣传、哄抬价格,对消费者造成误导。“要价两万五的金牌月嫂,服务真的值这个价吗?同样一个人,在A公司要价八千元,到B公司要价一万元,没有一个体系来监管,乱象就出现了。在就业基本没有问题的基础上,建设诚信体系是极为重要的任务。”

  目前,基地对诚信体系建设已经有了比较具体的规划。张文杰介绍,河北的家政服务人员统一通过基地平台向北京输出,基地将联合北京人社部门、用人单位组织专家团队,对家政服务员进行评星定级。按所从事的工作方向,依经验、技能分成几个等级,有相对应的参考工资水平。在诚信平台上一点,就知道这个人的基本自然情况,“参考价”是多少。包括在北京上了几个岗,客户什么评价,有无重大投诉等。

  “商务部的意见是面向整个行业的,我们做的暂时会在平台内部使用,有可能将来跟商务部的平台打通,或者搬移到他们的平台上。”在张文杰看来,诚信体系是行业建设难点,作为向北京进行家政劳务输出的“主力”,他们希望从小范围先做好自己的诚信体系建设,让北京客户点开平台系统,能清楚地看到要找的保姆培训过多少课时,评星定级的程度等,从而用得放心。

  

  而让客户放心的同时,张文杰认为也应对其有所约束。“用工双方产生纠纷,并不是都怨一方。家政人员被恶意投诉、攻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”华珂学校曾培训了一位服务员,没通过中介公司也没签任何合同就在北京客户家中上岗了。结果有一天她买菜回家,发现自己的行李被扔到大门外,雇主只说了句“不合适,不想用你了”,连当月的工资都没给她结。“当然这种极端的情况还是个例,但要对服务员有所预警和保护。客户上了黑名单之后至少我们这边也可以屏蔽,拒绝提供服务人员。”

 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,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。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,但周二继续高温天。本周,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。

  7月15日(周一),“花开四季”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,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“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”。

  7月8日(周一)起,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。具体限行尾号为:星期一4和9,星期二5和0,星期三1和6,星期四2和7,星期五3和8。

 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,6月23日(周日),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。6月25日至29日,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