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式西餐和西式中餐

2019-03-12 09:43

  以前我公司门口有一条时髦的休闲街,生蚝馆、咖啡店加酒吧,时装餐饮面包房。休闲街尽头最安静的位置原来是一家地道的中式简餐店。吃腻盒饭的时候,我很享受到那里吃一碗浓油赤酱的上海浇头面,或者盖浇饭。过了几年,好端端的中餐厅忽然挂上了英语的招牌,菜单也变成了中英双语,里面的食物品种一点没变,加上英语的唯一变化是价格,涨了。

  如果说这家店平时经常有洋人上门,那么双语服务,在食物基础的价格上涨一点服务费也是情理之中。上海毕竟是个洋人比例颇高的城市。然而关键是这一片恰好远离洋人活动的地带,既没有洋人居住,也没有洋人途经。加上英语,忽悠的还是中国自己人。好吧,我承认有双语菜单也不是一无益处的。偶尔遇到带着孩子来吃饭的年轻夫妇,他们也会借着菜单让孩子复习一下英语单词。然后他们就会发现,菜单的中文明明是“杭椒牛柳”,英语却是“辣椒炒豆子”。

  不久后,这家店又涨了一次价,这一回的理由是他们开始经营西餐了。因为店的规模和厨房的容量决定了他们只能是一家简餐店,中式简餐的价格涨无可涨,但是西餐简餐一套开到人民币百元以上貌似还是合理的。他们就在推出西式简餐后的一个月内,陆续取消了所有中式简餐。玻璃上贴出的新广告语是,进门一小步,品尝来自全世界的美食。广告语当然也是双语的。鉴于这是办公楼云集的商务地带,总有吃腻了盒饭的职员,或者中午需要出来单独聊聊的同事或客户,所以这餐厅也不愁生意绝迹。

  此后我用餐的体会是,世界真大,饶是我周游列国,也从未品尝过这家餐厅的诸多西餐。不过西餐的精要倒是万变不离其宗,也就是,怎么吃都觉得不好吃,越吃越想念家里那一碗清汤葱花面。但是做得越难吃,中国人民越确信这是地道的西餐,这么一来,餐厅的生意竟然迅速兴隆起来,转眼就从两扇门面扩张到五扇。

  有一回我那公司来了两个英国客户,聊到下午一点,我把他们带去那家西餐厅。他们看菜单时的错愕表情我早猜到了,不过如今这里已经是方圆环境最好的餐厅,桌子够大,宽敞安静,方便说话。他们不知所措地点了两个所谓伦敦套餐和罗马套餐。吃罢之后,欲言又止,直到我们谈完正事,将要离开这家餐厅时,其中吃了伦敦套餐的一位说,他在伦敦住了四十几年,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。另一位也立刻吐槽,他父亲是意大利人,意大利餐有哪些品种,他还能不清楚吗?

  我们玩心顿起,假装吃得非常惊喜,恳请老板把大厨请出来聊聊。大厨是一个面孔聪明的中年胖大叔,留着稀疏的胡子,看见洋人倒退了几步。不得不由老板介绍说,这是从河南老家来的大厨,毕业于中国某著名厨艺学校,电视里经常打广告的那家。大厨不会讲任何外语,不过,只要他的西餐做得够好就行了,不是吗?食物的滋味就是一种世界语言呀。老板乐呵呵地哲学了一下。

  同样让人认不出的还有遍及欧美诸国的中餐,各色神奇的改良数不胜数。咕咾肉做得像肯德基的炸鸡翅,同样做法的还有鸡翅鱼排种种,都裹着厚厚的面粉,炸得金黄油亮,再加上一坨一坨的番茄酱。春卷硕大坚硬,饺子有包子那么大。除了番茄酱,芥末酱、酸辣酱等各种类似美国快餐厅的汉堡酱管够,吃炒面炒饭都可以蘸酱。我还见识过一家高级中餐厅暗合上海本帮菜的风格,他们认为,西方人对中国菜的理解是一种酱油颜色的偏甜勾芡酱汁,每道菜无论牛肉鸡肉还是鱼虾,都是同一种颜色和味道。

  当然来到中国的肯德基、麦当劳和必胜客等等也为了中国人口味进行改良,有了盖浇饭甚至粥品种种,因地制宜可以说是餐饮行业的基本良心。你不能说非得为了坚持原则,硬要让顾客的肠胃来适应你吧。

  所以说,像中国本地餐厅这么喜欢用一些爪哇国乌有乡的发明来忽悠本地人,并且竟然也有海量本地人愿意配合,这在地球餐饮史中还是值得记录回味的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