讽刺意味的发言:中国有一个蒋介石比较好

2018-12-11 15:32

  停顿了一下,情绪更加高涨,湖南口音也明显了许多:“有一个蒋介石比较好,是不是?你们觉得有一个好还是没有好?没有蒋介石中国人民就不能进步,就不能团结起来,也不能武装起来。单是马克思主义是不能把中国人民教育过来的,所以我们除了马克思主义者的教员以外,请了另外一个教员,这就是蒋介石。噢!这个人在中国可是做了很有益的事情,一直到现在还在尽他的历史责任……”

  本文摘自《红墙知情录(三):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》,尹家民 著,当代中国出版社,2010.10

  震惊世界的金门炮击是1958年8月23日下午5时半开始的,奇怪的是,在炮战开始前几小时,新加坡早晨出版的《南洋商报》就发表了金门即将炮战的消息。

  无独有偶,炮战延续了六周,10月6日,北京发布了国防部文告,做出停火七天的决定。而有关此事的专讯早在10月3日就从香港传到新加坡,10月5日在《南洋商报》发表。

  

  是谁这样神通,能获取这样的最高机密?后来才知道,这位“通天”人物就是曹聚仁。

  曹聚仁当时名噪海外,虽说是个做学问的文化人,却因其与国共两党高层人物的特殊关系而被人称为“谜一样的人物”。他年轻的时候,是章太炎的高足。他还是鲁迅的朋友,著有《鲁迅评传》、《鲁迅年谱》等书。他担任过中央通讯社记者。蒋介石在赣南,邀他担任过《正气日报》主笔、总编辑,与蒋经国关系甚好。

  1956年6月28日,周恩来在人大一届三中会议上提出用和平方式解放台湾,代表政府正式表示:愿意同台湾当局协商和平解放台湾的具体步骤和条件,希望台湾当局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机,派遣代表到北京或者其他适当的地点,开始这种商谈。三天后,热心于两岸和平统一的曹聚仁,通过罗湖桥海关,从香港那边匆匆来到广州。中联部派出的徐主任早在恭候。

  曹聚仁在广州稍事休息就直飞北京。敏感的香港媒体立即追踪他的行动。他还未成行,种种猜测与议论充斥于港澳报纸。为此,行前他对友人解释说:“我这次回祖国去,绝无政治上的作用,只是替新加坡《南洋商报》到大陆上作广泛深入的采访工作,同新加坡工商考察团访问北京,社方派我兼任该团记者,这便是我访问祖国的重要任务。”

  7月16日下午,周恩来和陈毅陪曹聚仁在颐和园里荡舟。曹聚仁问周恩来:“你许诺的和平解放的票面里面有多少实际价值?”

  周恩来答道:“和平解放的实际价值和票面完全相符。和合作过两次,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北伐成功;第二次合作有抗战胜利。这都是事实。为什么不可以有第三次合作呢?”

  周恩来继续说:“台湾是内政问题,爱国一家,双方完全可以合作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,而是彼此商谈,只要政权统一,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。”

  此后,曹聚仁风尘仆仆,每年都回大陆两三次。在北京,他除遍访各界人士外,接触最多的是邵力子与中央的高层人物周恩来、陈毅等,特别是他先后两次得到的接见。

  1956年10月3日下午,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曹聚仁,同他进行了长谈。对他说:“你可以多看看,到处走走,看我们这里还存在什么问题,不要有顾虑,给我们指出来。”

  曹聚仁坦率地陈述了自己的观感。事后,他告诉四弟曹艺,说:“想不到,我的著作主席差不多都看过。我说我是自由主义者,我的文章也是有话便说,百无禁忌的。主席认为我有些叙述比较真实,而且态度也公正,又叫我不妨于自由些。”

  【黄宗羲晚年诈死】康熙皇帝素闻黄宗羲之名,多次召他当官,都被回绝。为表心志,黄宗羲干脆在父亲的墓边自建墓穴,决心以死抗旨。不久,康熙果然又召更多

  【去世,张国焘长叹:我们都年华消逝!】1976年,去世,有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国焘,张长叹:“我们都年华消逝!我像一样,更多

  从胡金铨的《侠女》、《龙门客栈》,到徐克的笑傲江湖三部曲和《龙门飞甲》,中国武侠电影塑造的许多经典大反派,原型多为明朝东西厂的太监和锦衣卫。明太祖朱元璋以宦官为羽翼强化皇权;明成祖朱棣靠宦官打开紫禁城大门,篡位成功;近300年后,宦官又为李自成开城门,亲手敲响明朝的丧钟,也为厂卫制度自掘坟墓。“明不亡于流寇,而亡于厂卫”。作为皇帝的耳目和爪牙,厂卫权力不受约束,对体制的腐蚀和人权的践踏,致使特务政治登峰造极。这驾“疯狂的国家机器”最终刹不住闸,推着大明王朝冲向毁灭的深渊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