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括观察去年春节档

2019-02-05 03:35

  包括观察去年春节档,我们也看到一部军事题材,一部这种侦探题材,也票房非常高,而且平均值都达到了30亿,这是很罕见的,甚至全世界市场都没那么火。那么你猛然地投入了今年最热的档期,除了说商业上的考量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考虑?

  宁浩:对,我这片儿你看完就知道跟春节比较合适。一个是跟春节比较合适,另外一个是我这人挺土的 ,我拍的都是那个...

  宁浩:是我们本土的东西,看了挺喜洋洋的一个感觉,所以我倒觉得就合适。还有一个是在还没出现今年市场的情况下,我们已经订了是春节档。因为这个题材合适,喜庆呗,我觉得包括喜庆这种文化,也是我们本土文化的一部分。所以中国的贺岁片会有它自己独特的一种调调,我认为那种调调不见得跟美国的那个是一样的。

  宁浩:要尊重我们自己的文化。我觉得也到了这时候了,被人收拾那么多年 ,以前老不自信,打得我们连中医都不相信了,打得我们什么都不信了,我们自个儿的就是全都不对。虽然有落后的部分,但是在文化上这件事情上,我倒觉得即使从一百年前算,我们文化上也是有可以自信的部分,不能说一竿子打死了。所以那个时候最早定这个调子的时候,包括我们支持的所有电影,我们都是非常关注本土性,关注当下性,关注作者的独立创作的能力。你的个性,创新性,就是你有一定的创新性和趣味性,这些都是我比较关注的部分。所以我还是觉得就是我们自己那玩意儿挺好。

  谭飞:你看包括《战狼Ⅱ》,包括《红海》票房那么高,也反映了我们现在,也包括观众都开始自信了。就是说我可能不再看好莱坞那种C级大片,因为看太多了嘛,开始觉得得看自己身边的事儿,虽然这个事儿可能都有一些这种...

  谭飞:不一定是真实发生的情况,但是我还是觉得爽,这就是一种民族心态的变化了,观影心态的变化。

  宁浩:对,它是一种需要,随着我们物质能力的变强,我们经济能力变强,我们自然会需要一些“我们是什么”的一些认识。我们出国不能只是说我们有钱,我们能花钱。我们会越来越强调我们的茶文化,我们的国学,虽然有的时候也稍微有点儿装神弄鬼的部分,但我还是觉得那些部分整体上强调的是好的。

  谭飞:你刚才也提到观众,其实我听到一种我挺认可的说法,他说中国的观众其实没有得到满足。原来我们所谓的尊重观众,可能大部分为导演想讨好观众。讨好观众,实际上你并没有拓宽观众的域场。其实观众也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,中国导演最需要的是拓宽观众的现有视野。

  宁浩:而且物质能力和物质基础大部分是引入西方的方式,包括我们的生活方式。从建筑结构来说,就已经不是我们从前的那种瓦房的方式了。从衣食住行,方方面面的物质等等,我们解决的方案基本是依靠拿来主义或者学来主义。因为我们觉得没必要再去搞一遍研究了,外国人已经把那玩意儿都弄完了。所以在那个阶段当中,我们基本都是直接拿国外的。

  宁浩:我们通过40年的搬运,把国外的技术都搬运进来,改善我们的物质生活,这是非常有效的。所以在这个阶段当中,我们形成了一点儿崇洋媚外。但是放在文化层面上,当你开始不需要依赖他们时,那这个文化市场其实是完全不必依靠国外市场和国外先进经验的。文化的部分是非常贴近我们实际生活的,就像我现在不说英语一样,我也没觉得我非得有必要学会说英语,我现在也不吃西餐。

  谭飞:所以我刚才看你们有一个外国朋友说的是普通话,跟王易冰在那儿聊。我开始以为这肯定是说英文嘛,结果他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可能世界未来也会往这走的。

  宁浩:对,其实文化这一块的话,我觉得中国完全是可以有文化自信的。我觉得中餐还是最主流的餐饮,大家也不能天天吃牛排,对吧!每天大家都在喝红酒,其实也搞不懂红酒哪瓶好,大家都只知道拉菲,别的都说不出来啥,都是假装懂。就像我们自己本身的那些文化,比如你让我喝白酒,我很可能一口就能喝明白这酒的好与不好,这点我很自信。为什么一定要说那个才是特别好,那个才是特别牛的,你不懂就不懂,也没必要都懂。我们有那么多好的东西,所以我觉得如何把那些东西开发出来,然后做好,这很重要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